体育法迎来全面修订 为新时代体育事业发展提供法治保障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五次会议6月2.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五次会议6月24日表决通过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自2023年1月1日起施行。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体育法的修订标志着我国体育法治体系的不断完善,充分体现了加快建设体育强国的要求,将为推动新时代体育事业高质量发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提供坚实法治保障。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体育事业得到迅速发展,全民健身、竞技体育、青少年体育、体育产业、体育文化和体育对外交往等各领域都取得了长足进步。为推动新时代体育事业高质量发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五次会议6月24日表决通过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自2023年1月1日起施行。

“将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紧密地融合起来,是这次体育法修改的重点内容之一。”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立法规划室主任杨合庆介绍,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既是体育法的立法宗旨,也是新修订的体育法今后将发挥的重要作用。体育法1995年颁布施行,2009年、2016年分别对部分条文进行修改,此次新修订的体育法由原来的8章54条增至12章122条。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田思源说:“此次体育法的修订标志着我国体育法治体系的不断完善,充分体现了加快建设体育强国的要求。”

乒乓球、三人制篮球、滚轮胎赛跑、太极拳……6月10日,在陕西省西安市长乐公园,西安市首届社区运动会正式拉开序幕。

“我有20多年没玩过滚铁环了。”“以前就常和小伙伴一起踢毽子。”“社区运动会促进了邻里感情,达到了锻炼身体的目的,希望能越办越精彩!”将优质赛事和活动送到“家门口”,引来当地群众的积极参与和交口称赞。

体育强国的基础在于群众体育。随着全民健身国家战略深入实施,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不断完善。新修订的体育法将原第二章“社会体育”章名修改为“全民健身”,更加突出全民健身在体育事业发展中的基础作用。

“新修订的体育法有利于推动群众性体育组织开展全民健身活动,同时将促使相关部门改变传统管理思路,通过多种手段与办法进一步调动社会组织和公民参与全民健身的积极性。”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马宏俊说。

近年来,青少年体质下降,近视、肥胖发生率较高,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为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业界已达成共识,要鼓励培养青少年运动兴趣,引导孩子养成经常锻炼的好习惯。新修订的体育法将原第三章“学校体育”章名修改为“青少年和学校体育”,将青少年和学校体育置于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

“保障学生在校期间每天参加不少于一小时体育锻炼”“确保体育课时不被占用”……针对开足开齐体育课、预防和控制青少年体质下降等问题,新修订的体育法明确职责,提出教育行政部门、体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应当组织、引导青少年参加体育活动,预防和控制青少年近视、肥胖等不良健康状况,家庭应当予以配合。

“鼓励青少年参加体育锻炼,不仅需要学校的积极引导,还需要家庭、社会形成一个健康生活的环境,让运动成为每个孩子不可缺的生活、学习内容。”苏州大学教授王家宏说。

在广东省河源市体育馆内,2022年广东省男篮联赛揭幕战紧张激烈,两支传统强队河源队、清远队在场上你争我抢,攻守不断转换,比分胶着,赛况异常精彩。场下,观众们也享受了一场全方位的赛事盛宴——

裸眼3D开幕秀引起现场观众阵阵欢呼,主持人激情洋溢地调动现场气氛,比赛间隙的舞蹈表演惊艳众人……从2015年至今,广东省男篮联赛越来越有职业范儿,从赛制规则,到周边产品,再到赛事赞助,职业联赛的商业元素一应俱全,形成了一定的品牌价值。

近年来,我国体育产业不断发展壮大,形成了以竞赛表演和健身休闲为驱动,体育用品业为保障,体育场馆、体育培训、体育中介、体育传媒等业态快速发展的整体格局。据统计,2020年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为27372亿元,增加值为10735亿元。如今,通过“体育+”形式,结合旅游、文化、教育、康养……体育产业正逐渐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

新修订的体育法第一章“总则”明确提出,“国家支持体育产业发展,完善体育产业体系,规范体育市场秩序,鼓励扩大体育市场供给,拓宽体育产业投融资渠道,促进体育消费”。增加的第七章“体育产业”,要求“国家制定体育产业发展规划,扩大体育产业规模,增强体育产业活力,促进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体育需求”。上海运动与健康产业协同创新中心主任黄海燕认为,这首次从法律层面肯定了体育产业的地位和作用,对发挥体育多元价值功能,推动新时代体育事业高质量发展,加快建设体育强国具有重要意义。

体育产业既是民生产业,又是幸福产业。职业体育作为体育市场化、社会发展的重要形态,既有竞技体育特性,又有体育产业属性。新修订的体育法第四章“竞技体育”规定,“国家促进和规范职业体育市场化、职业化发展,提高职业体育赛事能力和竞技水平”;第七章“体育产业”规定,“国家完善职业体育发展体系,拓展职业体育发展渠道,支持运动员、教练员职业化发展,提高职业体育的成熟度和规范化水平”。

相关规定与国务院相关政策文件中推进职业体育改革的内容相呼应,更为我国职业体育发展指明了方向。“此次体育法的修订顺应了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依据国民体育需求与消费特点,将职业体育作为体育产品和服务供给的重要内容之一,持续深化体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黄海燕说。

“蹬冰、换腿、重心向下,注意保持身体的平衡。”冰场上,北京体育大学中国冰上运动学院教师张昊正在指导学生进行花样滑冰训练。张昊是我国知名花滑运动员,退役后进入北京体育大学,成为一名冰上运动教师。

像张昊一样从专业运动队退役进入校园从教的例子近年来越发常见。为进一步加强和完善运动员退役就业和文化教育等有关权益保障,新修订的体育法在“竞技体育”一章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加强对退役运动员的职业技能培训和社会保障,为退役运动员就业、创业提供指导和服务”“体育行政部门、教育行政部门应当保障处于义务教育阶段的运动员完成义务教育”。

“专业运动员的成长与普通青少年成长经历差异较大。”武汉体育学院教授柳鸣毅说,在过去竞技体育赶超式发展模式的影响下,缺少文化教育、较少接触社会成为我国运动员退役转型的短板。“针对退役运动员这一特殊人群,应基于我国当前的就业优先政策、体育强国建设,结合其职业特点及发展特殊性,提供其为社会做贡献的畅通渠道。”

近些年,在奥运会、冬奥会等世界大赛赛场上,中国体育运动员通过自己的努力,弘扬以“为国争光、无私奉献、科学求实、遵纪守法、团结协作、顽强拼搏”为主要内容的中华体育精神。这既反映了我国体育事业的价值导向和文化追求,更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中国体育实践的具体体现。

新修订的体育法在“总则”中提出“弘扬中华体育精神,培育中华体育文化”,并在“竞技体育”“反”等章节明确相应原则和要求。柳鸣毅认为,通过对“中华体育精神”“中华体育文化”的规定和具体条款的明确,将进一步激发体育人使命在肩、奋斗有我的精气神,为社会传递更多正能量。

“今后,在优秀运动员的培养过程中,不仅应加强其技能培训,还应制定符合运动员成长规律、训练环境等的文化学习方案,促使其全面发展,更好地以赛场为载体,弘扬中华体育精神、传播中华体育文化。”柳鸣毅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