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羽毛球史话

中国队虽然成为继印尼之后第二支同时捧得汤.

中国队虽然成为继印尼之后第二支同时捧得汤姆斯杯和尤伯杯的球队,却在当年的汉城亚运会上遭到韩国人的暗算。韩国队先是在半决赛运用裁判战术、司线战术挤走了印尼,决赛对中国队时又如法泡制。韩国副裁判一会儿判杨阳“发球违例”,一会儿判他“踩线”,十个韩国司线员连判杨阳六个界内球为出界,而其对手成汉国多次明显的界外球却被判为界内。赛后,林水镜指出:“这是一场野蛮的比赛。” 发的评论说:“两个世界冠军接连被从未见到过汤姆斯杯的韩国人打败,不能不令人感到吃惊。这种不正常现象的不断发生,将成为汉城亚运会的主要特点。”

1987年,是中国羽毛球运动攀上辉煌顶峰的一年。在5月北京举行的第五届世界锦标赛上,中国队史无前例地一举囊括所有五个单项的冠军:男单,杨阳;女单,韩爱萍击败李玲蔚卫冕成功;男双,李永波、田秉义首度成为世界冠军;女双,林瑛、关渭贞继续捍卫中国队这一世袭领地;混双,王朋仁、史方静异军突起,一夜之间,中国队的最弱项亦成强项。

这届比赛最惹人注目的是羽坛四大天王在半决赛中狭路相逢。1号场地上,杨阳仅用20多分钟即解决战斗,以2比0轻取苏吉亚托。2号场地的结果却多少有些出人意料,本来预测的天平是倾向于赵剑华的,可他缺乏打多拍的准备,猛攻不下后引起急躁情绪,连连失误,终于以0比2输给弗罗斯特,痛失决赛权。比赛下来,他坐在运动员休息室里仰天长叹,连说:“可惜,可惜,太可惜了!”

听到弗罗斯特进入决赛的消息,丹麦队沸腾了。须知,年过30的弗罗斯特已经在各类比赛中夺魁 200余次,唯独没有拿过世界冠军,他把这次比赛视作他的最后一次机会。虽说还有与杨阳的最后一战,但丹麦队所有人都认为那王冠八九不离十要属于弗罗斯特了。领队先生讲了几条根据:弗罗斯特为这场决斗准备了整整一年,他比杨阳有经验,对赵剑华一仗又打得那么好,过去与杨阳的交战成绩是五胜三负。只可惜领队先生忘记了一点,那五胜是在早期,三负可是在最近。

决赛结果:2比1,杨阳胜。他的精采表演把所有在场的人都征服了,连丹麦的领队也夸奖道:“今晚弗罗斯特的失利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杨阳打得太好了,实在太好了!”弗罗斯特本人也这么认为,只是在感情上,他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无论他的妻子怎样用亲吻和细语来抚慰,仍禁不住泪珠滚滚。他带着终身的遗憾离开了北京。

这一年的第七届世界杯羽毛球赛,中国队又取四金,分别是赵剑华的男单,李玲蔚的女单,李玲蔚和韩爱萍的女双以及王朋仁、史方静的混双。接着在年底的系列大奖赛总决赛上,除熊国宝勇夺男单桂冠外,中国队还获得女单、男双和女双三项第一。一时间,中国队的声望可谓达到极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